您现在所处的位置: 前阳福玉资讯 > 科技 > 分分钟刷出“10万+”仅靠网络监管挤不干“注水”爆款

分分钟刷出“10万+”仅靠网络监管挤不干“注水”爆款

发布时间:2019-12-01 19:01:41     热度:1611

如今,短视频平台上的在线红色节目经常受到数万或数十万人的称赞。一篇看似平淡无奇的微博文章可以赢得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的转发和评论。如果你不小心,微信公众号上的一些文章是“100,000+”...

但是你知道吗?其中一些流量爆炸确实源于其内容的质量,而另一些几乎完全依赖于一些“灰色手段”。

群控软件让网络文本爆炸轻而易举地诞生

一台装有“手机群控”软件的电脑连接到30部手机上。在30部手机上一个接一个地记录了30个微信号后,工作人员操作30个微信号来搜索同一篇公共号码文章。点击按钮,30个微信号将同时打开文章。再次点击"一键转发"按钮,30个微信号朋友圈相继转发了这篇文章。

这也意味着在短短几秒钟内,这篇文章就收到了30篇阅读材料。“用这种方式轻而易举地刷成千上万次点击,最多几个小时。”有消息称。

以上是创建“100,000+”在线文本的灰色手段之一,即使用所谓的群控软件来实现交通欺诈10月9日,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网络与对策研究所所长严胡爱芝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市场上有很多这样的软件。它的主要功能是自动群发社交软件信息、群发多个群组、定期发送朋友圈、关键词回复等。该方法可以使用一个终端软件控制多个智能终端发送大量消息等。它可以低成本、高效率地实现在线文本的自动推广。

阎胡爱芝介绍说,群控软件技术并不复杂,通常有两种模式。早期传统的群控是基于模拟点击。被告手机连接到电脑后,将手机放在电脑上,电脑用来控制手机和手机上的应用软件。目前,常用的群控方法是基于底层数据传输。只要手机连接到网络,就可以由群控软件控制。所有操作都通过数据传输方式进行,大大提高了效率。群控软件通过底层定制模拟手动操作,控制社交软件操作的每个细节。有了新的群控软件,一个群控软件就可以轻松控制数百个社交软件账户,操作简便,成本低廉。

“100,000+”背后的好处催生了黑色生产

“100,000+”在线文章会带来什么好处,导致一些人不顾人力和财力在各种平台上作弊?

对此,严胡爱芝说,简单地说,在“一切互联互通”、“交通为王”的时代,交通可以带来潜在利益,甚至交通经济。因此,网络流量的泛滥一直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已经成为网络经济和数字经济中的癌症和公害。交通欺诈与相关环节紧密相连,任何平台或行业都难以孤立。

严胡爱芝认为,在当前网络和金融媒体时代,“10万+”早已超越了阅读内容,而是内容质量、内容价值、推广能力、营销能力和受众等增值指标的象征。网上营销软文章希望达到“100,000+”,以扩大推广范围,获得有效的销售业绩;新闻媒体客户推出的新闻希望达到“10万以上”,以扩大受众,甚至将其作为记者编辑的评价指标;中国一所著名大学甚至规定,如果该校师生在指定媒体上发表原创文章,阅读量超过10万篇,就相当于发表学术论文等。

“客观地说,追求‘10万+’本身并没有错。然而,如果把“10万+”提升到神坛,不可避免的是,一些人会受到交通竞争、恶意推广等利益的驱使,在各种平台上造假,追求虚假的“10万+”交通号码,从而催生大量群控推广软件和交通推广公司。”胡爱芝强调。

在这个问题上,腾讯卫报计划安全专家杨健认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是王,黑色产品的存在基于刷量可能产生的巨大回报。以淘宝为例,购买清单的目的是为了创造一个虚假的信用体系,让不明身份的消费者能够信任店铺,从而更好地促进交易。而其他类型的笔触基本上都是基于对高曝光、高显示的追求,然后通过这些结果来换取实际的经济效益。

“受利润驱动,虚假流量现象几乎已经渗透到互联网世界的结构中。它可能是谣言制造者、评估骗子,甚至是公众舆论的风向标。这对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和思想安全造成了极大的危害。”杨戬说道。

消除伪造需要完善网络环境

面对这种赤裸裸的欺诈,平台和相关部门是否没有监管措施,只能放任自流?

“各网络平台将根据自身平台的特点,制定符合要求的技术措施,监控刷洗量,并对判断为刷洗的记录进行标记,使平台上的阅读、转发、投票等内容显示为不包括刷洗记录在内的真实数据,为网络社会提供公平的环境。”杨健表示,此外,网络平台可以使用账户授权禁令和ip访问禁令等技术手段来防止和惩罚欺诈交易的数量。

对此,腾讯一直在根据具体的刷量积极研究和判断打击形式。杨健表示,以2018年《卫报》计划十大案例之一的广告联盟黑货罢工为例。2018年10月,腾讯卫报计划安全小组协助广州警方打击广告联盟开发商虚假点击的黑色商品,捣毁3个犯罪窝点,逮捕10名嫌疑人,逮捕8人。经过调查,该团伙提交了虚假的应用链接,欺骗了平台进行审查,并获得了广告点sdk。通过修改硬件和ip环境,该团伙编写脚本点击广告点并产生广告点击,从而骗取广告推广费用。这种行为降低了广告促销效果,给商家造成了严重损失,破坏了广告业的生态安全。

严胡爱芝认为,交通欺诈最终是通过网络平台实现的。因此,网络平台有责任保护土地,切实履行监管职责。许多网络平台制定了恶意流量监控策略并采取了实际行动。此外,从技术上讲,还有一些方法来定义操作流程的行为,例如列表刷和列表刷。但是,网络平台本身只能通过密封等技术措施处理数据流量和涉嫌伪造流量的账号的异常行为,对造假者的威慑不够,不具备执法资格。

严胡爱芝认为,“10万以上”的虚假流量会在短期内造成评价体系各方面的混乱,并导致各种形式的不公平。长期以来,它将对整个网络经济造成系统的生态灾难,造假者也将成为受害者。然而,交通欺诈的根本原因是它是由巨大的利益驱动的。交通造假者成本低,处罚可能性小,因此很难从根本上杜绝。然而,让网络监管机构对流量欺诈负全部责任是不公平的,尽管长期以来很难治愈流量欺诈。

“解决交通欺诈最重要的前提是建立和完善一个公平、公正和安全的网络空间环境。这需要从法律、法规、网络运营和公众等方面采取多管齐下的方法。通过对整个空间、整个平台和整个产业链的综合管理,可以实现在线监管和离线监管的无缝连接。特别是加强对恶意假冒黑色产业链的打击力度,使刷量产业链的所有环节都不需要刷、不想刷、不能刷、不敢刷,为网络空间和网络经济创造真正健康的生态和未来。”燕胡爱芝说道。

腾讯网络安全和犯罪研究基地高级研究员姚莉(Yao Li)也表示,虚假流量猖獗的原因是,所有与虚假流量相关的链接都已经对流量依赖上瘾。这一领域存在监管难、取证难、法律多、产业发展过快、危害性认识不足等问题。除加强法律监管外,政府和行业应进一步实施实名制通信系统,增强迭代技术识别技术,倡导多方治理,共同加强应对和打击。

(记者傅丽莉)

快三app下载 北京11选5投注 快乐生肖app